你说过不碰我!他笑:我是说过,可我有“几亿”生意要跟老婆谈谈

 东皇国际酒店609房间。

阳光透过厚重的玻璃窗,照射进来。

柔软的chuang上,一个长发如瀑布的女子熟睡的像个婴儿。

那露在蚕丝被子外面的白皙手臂上,是一排排绯红的印子,仿佛在诉说着昨夜的……

云浅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华丽的总统套房,让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眼睛睁得大大的。

你说过不碰我!他笑:我是说过,可我有“几亿”生意要跟老婆谈谈

她伸出双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却是猛然惊醒。

唐雨呢?她在哪里?她不是跟自己在一起吗?

“啊,这是怎么回事?”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她低头的一瞬间,彻底懵了,猛的惊叫出声。

云浅整个人都呆住了,蜷缩在chuang角。

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面对风逸展?

想到风逸展,云浅痛苦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昨夜?

一定是昨夜?

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她记得自己和闺蜜唐雨在玫瑰酒吧喝酒,然后中途唐雨用手捂着肚子,急冲冲的冲向厕所。

再后来,她安静的坐在吧台,要了一杯冰水醒酒,然后……

你说过不碰我!他笑:我是说过,可我有“几亿”生意要跟老婆谈谈

遭了,是那杯水,一定是那杯水!

云浅抱着自己的头,握紧了拳头,轻轻的捶打起来。

该死的,她居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那个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到底是谁?

是胖是瘦,是帅气,还是矮戳!

“我为你擦掉眼泪,你为我心领神会,我们是最合拍的好姐妹……”

悠扬的铃声响起,让得云浅不知所措。

是昨天那个男人吗?

云浅的心开始乱了起来,纠结的绞着双手,她是接还是不接?

接了之后要说什么?

你说过不碰我!他笑:我是说过,可我有“几亿”生意要跟老婆谈谈

闭了闭眼,云浅胆战心惊的从自己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的口袋里,翻出那款唐雨在她十六岁生日,送她的oppo手机。

当她看到手机上,唐雨的名字后,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右手艰难的按下接听键。

“浅浅,你没事吧,我打了你一晚上电话都没接?”云浅还来不及问候一声,电话里就传来了,唐雨着急的声音。

云浅有些心虚的看着豪华的房间,有一瞬间的愣神。

“浅浅你在听吗?订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能赶到吗?”电话里再次传来唐雨着急的声音,透着一丝丝的急切。

“嗯。”云浅这才回过神来,有些心不在焉的回了一个嗯字。

唐雨在电话那头得意的扬起了嘴角:“好,还有半个小时,你别迟到了。”

挂上了电话的云浅长长的叹了口气,有些木然的走到浴室。

你说过不碰我!他笑:我是说过,可我有“几亿”生意要跟老婆谈谈

十分钟之后,云浅无力的穿戴好,跌跌撞撞的起身,准备关上房门的时候,视线定格在chuang头柜。

那里有一张白色的纸条,吸引住了她的目光。

好奇心促使她又返回到了chuang边,她整个人都惊呆了,愤怒的盯着纸条上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字。

一百万支票,这是你昨夜的酬劳!

一百万,昨夜?

这几个字就像是魔咒一般在云浅的脑海里炸响,慌乱的丢下纸条,逃命一般的冲出了这个让她感到耻辱的地方。

云浅慌慌张张的跑进唐雨的别墅,热闹的场所却照不进她的心。

“浅浅,你来了!”云浅抬头,看见的就是一袭白婚纱,闪亮动人的闺蜜唐雨。

云浅压下自己难过的心情,扬起笑脸,赞叹道:“小雨,你今天真美,真不知道是哪个幸运的男人,这么幸福能娶到你这么漂亮的新娘?”

听到云浅的夸耀,唐雨精致的脸上越发笑得灿烂,一脸娇羞:“讨厌啦,不过他确实是个好男人!”

走在后花园里,看着周围都是西装和华丽礼服,云浅的白色牛仔裤加黑色衬衣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你说过不碰我!他笑:我是说过,可我有“几亿”生意要跟老婆谈谈

看着眼前这一个个穿着奢侈华丽的宾客,云浅心中感慨的想着:要不是唐雨的关系,这样高档的聚会,恐怕她一辈子都进不来。

当她的视线落在一张帅气熟悉的俊脸上的时候,有些心虚的撇开了眼。

“那个就是我未婚夫!”唐雨的脸上满是娇羞,却笑得很是幸福。

听到这话,云浅整个人瞪大了眼睛,脸色一瞬间就白了。

一身黑色西装衬托得男人更加的帅气,笑容还是那样的阳光。

云浅用力的抓着唐雨的手臂,极力的掩饰着自己颤抖的双手,试探的问道:“小雨别开玩笑了,你知道风逸展是我的男朋友!”

“可是……他现在是我未婚夫!”望着云浅难受惨白的小脸,唐雨的眼中全是幸福女人的笑容,而且还朝着人群中的风逸展招了招手。

未婚夫三个字让云浅整个人都僵住了,心仿佛被人狠狠的扎了一刀,钻心的疼!

你说过不碰我!他笑:我是说过,可我有“几亿”生意要跟老婆谈谈

在他们看不见的二楼,身形硕长的男人拉开窗帘,向下看了一眼,当他的视线落在下方脸色难看的云浅身上,嘴角勾勒起一丝笑意。

望着越来越近的熟悉脸孔,云浅的心渐渐的沉了下来。

她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傻瓜,前几分钟还在想该如何面对风逸展。

可是下一刻,她的男朋友转身就成了自己闺蜜的未婚夫。

云浅的眼角有些酸涩,却是强忍住流泪的冲动,努力的吸了吸鼻子,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你是小雨的未婚夫?”当温柔如风的风逸展,走到云浅对面的时候,她神色有些痛苦,尖声质问道。

风逸展原本灿烂的笑脸,因为云浅的质问有些尴尬,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边的sao动,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主意,纷纷将三人围在了中间。

唐雨用力的甩开了云浅的手臂,小鸟依人的靠在风逸展的怀中,笑得无比幸福:“浅浅,这是我未婚夫风逸展,很帅吧!”

“云小姐,你好!”风逸展的话温柔中透着陌生,听在云浅耳里异常的刺耳。

云浅的唇角狠狠的抽搐了两下,有些嘲讽的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孔,感觉是那样的陌生。

你说过不碰我!他笑:我是说过,可我有“几亿”生意要跟老婆谈谈

云小姐,他居然叫她云小姐!

六月的阳光照耀在云浅的身上,可那阳光却暖不了她此刻冰冷的心。

云浅的脸色有些苍白,泪水在眼圈中打转,让她生生的憋了回去。

昨天的事也让她想明白了,这一切都是自己好闺蜜唐雨的杰作。

云浅突然觉得自己很傻,傻得可笑。

“你个贱人,赶紧滚出去,我们家小雨没有你这样下贱的朋友”一道尖锐的声音突然出现,紧接着几张照片狠狠的朝着云浅的脸上甩了过来。

云浅有些愕然的望着突然出现的小雨妈妈,视线却是被地上的一张照片所吸引。

那照片上是一男一女。

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稀奇的是那照片中的女子竟是身无cun缕的呈现在男子的sheng下,而照片上的女人就是她。

云浅颤抖的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照片,想要看清楚照片上男人的脸孔。

你说过不碰我!他笑:我是说过,可我有“几亿”生意要跟老婆谈谈

唐雨的眼中有着一抹算计,手向下滑了一下,似乎无意般的拉扯了一下呆滞的云浅的衣领。

扣子tuo落,掉在地上,云浅的脸色因为唐雨的这个动作,变得更加的惨白,紧紧的抿着唇。

唐雨的眼中满是惊讶,瞪大了眼睛叫唤道:“浅浅,你身上……怎么这样?”

听起来像是关心的话,实际上却处处都是陷害。

“真是不知羞耻,看起来乖乖巧巧的,想不到却是如此下贱。”

“下贱的女人,也不瞅瞅自己什么模样。”

“一看就知道是农村来的穷鬼,攀上唐大小姐做朋友。”

“……”

周围的人更是纷纷扬起嘲讽的嘴脸,如果说那些照片已经让云浅颤抖不已,那么她身上的wen痕却将她推入了深渊。

你说过不碰我!他笑:我是说过,可我有“几亿”生意要跟老婆谈谈

周围人的声音让得唐雨的妈妈,怒的一巴掌打在云浅惨白的脸上骂道:“贱人!”

望着云浅脸上红红的一片,唐雨满意极了,眼中全是得意,却是露出一副姐妹情深的表情,一把拦在了云浅的身前,苦苦的哀求道:“妈,你一定是搞错了,浅浅她肯定是被迫的。”

这话更加让唐雨的妈妈厉梅怒气冲冲的喊道:“来人,保安呢,将这个贱人,给我丢出去!”

云浅的嘴角勾勒起嘲讽的笑意,望着拦在自己身前假惺惺的唐雨。

她感到很是恶心!

这个时候风逸展却是一脸的暴怒:“呵呵,不过是个婊子,之前还假装清纯……”

“啪!”

你说过不碰我!他笑:我是说过,可我有“几亿”生意要跟老婆谈谈

清脆的巴掌声,让得看热闹的人群,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手掌慢慢的收起来,握成拳头,云浅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意:“不好意思,手滑了,请风先生不要介意。”

风逸展身手捂住自己红红的半边脸,恼羞成怒的吼道:“云浅,你果然是个贱货,你跟你妈一样都是贱货!”

这话,成功的激怒了云浅,她的手再次扬了起来,却是被冲进来的保安猛的抓住了双手,强行的把她往门口拖去。

“住手!”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男人锐利的目光落在两个保安身上。

【想看续文,欢迎留言讨论】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抄袭必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