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晚上七点半,公司领导和重要客户在S市汇豪酒店有场饭局。

以陆尔尔的实习生身份,她本没有资格出席这场饭局,但临下班前她收到了主管的电话,通知她今晚一起出席。

主管在电话里说,“这可是钱副总特意安排给你的机会,能不能从这批实习生里脱颖而出,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机会!

这是多少准毕业生在离开校园之际,内心中最敏感的一个词。要从象牙塔踏入竞争激烈的残酷社会了,得抓住机会!

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于是陆尔尔麻利爽快地点头答应,恨不得拍~脯向主管表明自己一定不辜负组织信任的强烈决心。

下班时长到,同事们陆续离开公司,陆尔尔关了电脑后到洗手间化了个清淡的妆,再出来时就见到钱副总正坐在大办公间里。

“小陆长得很迷人。”这个四十出头的男人眯着笑眼看她。

领导还真是不吝溢美之词……

陆尔尔愣愣一笑,看着钱副总已经走了出去,赶忙跟上领导的步伐。

陆尔尔进包厢时,客户还没到,钱副总忽然掏出一颗橙色的小药丸给陆尔尔,笑眯眯地说道,“这是进口的解酒片,你赶紧吃了。你是新人,一会儿酒桌上的阵仗怕你应付不了,有这个垫底会好很多。”

看着陆尔尔吞下小药片,钱副总的眼神里闪耀着诡谲的光。

很快,CR集团的执行副总魏之瑾带着手下的人出现在了门口。

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来之前,陆尔尔做过功课,对面前这个高大英朗、深目薄~的男人有了初步的了解。

他是M市著名豪门魏家的次子,商务谈判桌上声名远扬的“小阎王”,很多谈得差不多的合作,一到他这里就容易被卡,稍有错漏就判定对方为过失方,承担全部责任,还取消合作,长此以往,致使任何跟魏之瑾谈事的人都不敢蒙混过关。

对于不用负责谈内容的陆尔尔来说,她本来可以不用那么紧张,可魏之瑾一出场就自带慑人磁场,让陆尔尔有种闻风丧胆的错觉。

饭局正式开始后,主要负责跟钱副总谈生意的是魏之瑾的助理,他本人并不多言。陆尔尔想集中精力从领导和客户助理的谈话里学到点谈判技巧和经验,然而,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越来越头晕,注意力涣散,甚至昏昏欲睡。

“小陆怎么了?”掐算好一切的钱副总假装这时候才看出陆尔尔的不对劲,于是对坐在对面的魏之瑾等人笑道,“新来的实习生不胜酒力,小魏总大度,容她先离席吧。”

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说完,钱副总就把自己的车钥匙塞到陆尔尔手里,几分暧昧地贴在她耳边说,“乖,先回车里等我,一会儿送你回家。”

迷迷糊糊地接过车钥匙,陆尔尔觉得头重脚轻的感觉越来越厉害,只是她也不敢丢公司和领导的脸,就强撑着最后一丝意识,忍着身上莫名的难受,往包厢外走去。

“就谈到这儿吧。”一直沉默着的魏之瑾忽然开口道,并当即起身要离开。

变故来得措手不及,钱副总难免慌张,“小魏总的意思是?……”

“CR集团不屑与贵公司合作。”

不屑合作?!难道是因为她早退,他这就生气了?这人脾气怎么这么大?!

陆尔尔打了个激灵,她回身面对着魏之瑾,有意拦住他的去路,“能请小魏总指教吗?请问我们是哪里做得不好,让您说不合作就不合作呢?”

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魏之瑾身高一米八六,陆尔尔身高一米六二,他低眼看她时,第一眼先注意到了她额上细密的汗珠,随后才是她愈发烧红的双颊和鲜艳欲滴的樱唇。

这个女人,究竟是自甘被潜规则,还是遭小人所害?

魏之瑾的出神仿佛让一旁的钱副总看到了这次商务合作的转机。他藏起眼底的精光,假装怒斥陆尔尔,“小陆,还不让开?怎么能挡住魏总的去路?”

领导发了话,陆尔尔再怎么心有不甘也不敢造次,忍着难受让开了道。

魏之瑾面带凌冽寒霜地离开。

今晚有雷暴雨,魏之瑾不能及时飞回M市,于是在助理的安排下就近于汇豪酒店开了间总统套房休息。

可他万万没想到,只不过下楼补了一顿晚饭的工夫,再回来,房间里就多了一个人。

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此时,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的陆尔尔已经把身上的遮蔽除得所剩无几。

次日,雨过天晴,灿烂阳光透过窗帘中间的缝隙照进房间,陆尔尔口干舌燥地醒来,随后被几米开外的沙发上喝咖啡、看电脑的男人吓了一跳。

“魏……魏之瑾?!你!……禽兽!!!”陆尔尔发现被子下的自己一丝不挂后,不遗余力地咒骂起和自己共处一室的男人。

魏之瑾坐定如钟,他面色无波地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冷然道,“演得不错。”

演?!演你全家啊!

陆尔尔眼底有泪珠在打转,她的手指都快要把被子给攥破了。

她满脑子都是“怎么会这样”以及“我该怎么办”,而这时,魏之瑾悠悠然站了起来,“想通过碰瓷我来达成这次的合作协议?可惜你们太小看我魏之瑾的胃口了,就你这种资质的,我还吃不下口。收起潜规则这套吧,恶心。”

他……!去他妈的金融圈潜规则!

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陆尔尔已经气得差点吸不上气,但这样的羞辱还没完。

魏之瑾掏出手机,打开昨晚他安排保镖从网上下载来的限制级视频,气定神闲地将手机屏幕转向陆尔尔,“这是你昨晚自己演独角戏的全过程录像,要看看吗?”

手机里传出不堪入耳的~声,陆尔尔紧咬着下唇,条件反射地捂住了耳朵,整个人像小虾似的蜷了起来。

陆尔尔觉得自己在这个宁静的清晨经历了一场被人摔碎又重组的剧痛。

她本来还有点表情起伏的脸,顿时失去了任何细节表达,形如死灰,了无生气。

“能不能麻烦你回避一下,我……穿衣服。”陆尔尔说这话时喉头都发苦。

她最终穿上皱成了咸菜般的裙子,白着脸走出了总统套房。

“尔尔,尔尔?”

在汇豪酒店门口,失了魂的陆尔尔压根没听见别人叫她的名字,直到被人拍了一下肩头,才如同惊弓之鸟般回头转身。

“师、师姐?”

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刚刚结束完一个采访、手里还拿着录音笔的张扬连忙伸手扶住陆尔尔,“尔尔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张扬是比陆尔尔大两届的同校师姐,两人在校歌手协会结缘,毕业之前一直都是陆尔尔的小导师。毕业后,张扬进入一家纸媒当民生记者,还经常约陆尔尔等同校师弟师妹一起吃饭。

因此,此刻,听到问候,见到可信的人,陆尔尔差点潸然泪下。

张扬看出情况不对,把陆尔尔带回了自己的住处,给她做了顿简餐,追问陆尔尔到底出了什么事。

“师姐,我……遇上些事了……”

心理防线已经崩溃的陆尔尔捂着脸哭了出来,把昨晚的遭遇告诉了比她更有社会经验的师姐。

“魏之瑾真他妈是一个混蛋!”张扬愤愤然骂完,给陆尔尔递上纸巾,然后问她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

陆尔尔想过了,她斗不过卖了她的钱副总,更没有反击魏之瑾的羞辱的本事。打不过总躲得过吧,陆尔尔打算离开S市,回家乡去。

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从陆尔尔7岁起,父母就离婚了。陆尔尔选了跟在父亲身边,母亲便从此消失在她的人生里。陆父执着于外出谋生,把陆尔尔丢在了自己的妹妹家,也就是陆尔尔的姑姑家。

本来以为陆尔尔大学即将毕业,以后再也不用来影响他们一家人生活的姑姑,一见到陆尔尔提着行李回来就忍不住拧起眉头。

“你不是说留在S市实习吗?怎么回来了?难不成是好的不学,学人家啃老来了?”

陆尔尔习惯了说话难听的姑姑,木着脸答道,“我回来找工作实习也是一样的。”

“花那么多钱供你在那么好的大学念书,你个榆木脑子怎么不开窍?留在S市这种国际大都市不好吗?回来县城干什么?提前养老吗?!”姑姑气得叉腰,要不是姑父拦着,陆尔尔的手臂可能还要挨上几巴掌揍。

回来没错,但不能再住在姑姑家了。

陆尔尔打定心思搬出去住。

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她回到家乡的第二天,S市就被一则博人眼球的新闻铺天盖地地占领。新闻报道直指魏之瑾行为不端,先以不合作为由为难女大学生,后又诱骗女大学生陪其过夜,进行潜规则,遭到女方反抗后,就给其下药,并拍下了女方的私密视频。

新闻报道后边附赠了一张打了高密度马赛克的所谓私密视频截图,图里根本看不清当事人的身形,只知道其是全~出镜。

陆尔尔慌了,看着新闻束手无策。以魏之瑾冷酷无情的性格,他一定会把她毁灭得尸骨无存!

但事情全都往陆尔尔想象的另一个方向在发展——魏之瑾居然站出来开记者发布会,表示新闻所指的女实习生是他女朋友,这一切不过是有些媒体的恶意抹黑。

消息一出,陆尔尔曾经的上司给她打电话,通知她的实习已经顺利通过,可以转为正式职员,还说了一番特别客气的祝贺词。

一想到钱副总的丑陋嘴脸,陆尔尔就打定心思不回S市。

可别人不想这么轻易结束这件事。

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魏家派了专人找到陆尔尔,以八抬大轿的阵仗请她回S市。豪华气派的迈巴赫车队停在陆尔尔姑姑家小区的楼下,让抚养陆尔尔多年的姑姑一家眼睛发亮,那是仿佛看出了自家猪售价不菲的兴奋目光。

“尔尔啊,你交了男朋友啊?也是,我们尔尔这么好看,肯定很多人追!”姑姑眉开眼笑,“原来昨天跑回来是因为跟男朋友吵架了呀,怎么也不跟姑姑说呢?姑姑毕竟是过来人,说不定还能给你些意见嘛……好了、好了,不说了,既然男朋友都来家里接你了,你就赶紧跟人家和好吧,别让外人说我们陆家小家子气!”

陆尔尔抬眼看了看,总觉得面前这个女人是假姑姑。

她捶在身侧的手指指骨发白,紧紧地捏成了拳头,“我不跟他们走!”

姑姑想瞪眼发飙,生生又忍了回去,只有语气里还透着止不住的火气,“尔尔,你怎么乱发脾气?姑姑这不是跟你讲道理吗!”

讲道理?!不就是看上这棵摇钱树了吗!

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一想到魏之瑾拿着那段不可描述的私密视频,在那个绝望的早晨用蔑视的眼光俯视着她……

陆尔尔甩头就要回房间,背后,魏家派来的人也当即变了脸色。

“陆小姐,我们魏总说了,还望您配合我们工作,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说话的人声音冷冷,却再没有了刚才商量的意思。

陆尔尔的姑姑捂住胸口:难道不是请动了财神,而是招惹了瘟神?!陆尔尔这个倒霉催的!

“配合!她肯定配合!”姑姑笑脸对外人,暗地里却狠狠掐了陆尔尔的手臂一下,随后咬牙低声警告道,“看看你都惹上什么事了!姑姑养育你这么多年,不求你回报,但你也不能这么害姑姑啊!你弟弟妹妹都还在上学,你可不能只顾自己的小脾气,弃我们于不顾!做人不能那么自私!”

为了能与他合作,她悄悄来到了他酒店房间里!

陆尔尔甩开姑姑的手,脸色惨白。

这就是亲人,不问她经历了什么,不问她为什么被威胁,分明是要把她赶出家门,逼她再入虎口,却要求她“做人不要那么自私”!

她站在原地,噙着眼泪,捏着拳头,淡淡冷笑。

修罗地狱十八层,她此刻正在经历第几层。

“你们小魏总那么讨厌我,请我回去干什么?”说完,陆尔尔决绝地迈步朝外走去。

【想看续文,欢迎留言讨论】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抄袭必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