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策划师误入坑,一觉醒来身处陌生酒店一头雾水,却被细心照料

婚礼策划师误入坑,一觉醒来身处陌生酒店一头雾水,却被细心照料

救命!

“咕噜噜……”

沈微张开嘴巴,想大声喊救命,却发不出声音,水从口鼻间灌入,呼吸困难。她拼命挣扎,但她的脖子被男人按住,无法挣脱,无尽的黑暗和恐怖的窒息感萦绕着她,脑子里一片空白。

在她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被人提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男人就拿起喷头冲她,她呛了不少水,用剩余的力气挣扎、抵抗,直至脱力。

“咳,咳……”沈微被男人扔在浴缸里,蜷缩成一团,全身湿透,狼狈不堪。

“忍着,医生快来了。”男人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沈微的耳朵进了水,听不清他说的话,她掀起眼皮,隔着眼帘上的水珠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身材颀长,穿着黑色衬衫,袖口挽了起来,露出一截麦色紧实的手臂。他头发微乱,衣襟湿了一块,却丝毫不损他的英俊,深邃的眼眸充满平静,周身透露出无与伦比的贵族气息。

他半蹲在浴缸旁边,说话时的气息拂上她的脸,痒痒的,那种痒快速蔓延至她的心里,渴望又难耐。她眨了眨泛着水汽的双眼,不由自主地摩挲他的脸,温凉的肌肤令她难以抗拒,肆无忌惮地用脸颊蹭了蹭他的颈窝。

“廉辛然,廉学长……”沈微喃喃自语。

廉辛然的眼眸似乎不带半点起伏,毫不怜惜地拨开她的手,将她从浴缸里捞起来,用浴巾包住她,把她送到床上。

“乖点。”廉辛然按住沈微不安分的小手。

沈微牢牢地捉住他的一只手指,眉头紧蹙,神色痛苦,意识涣散。

门铃声响起,他将手指抽了出去。有人走了进来,她感觉到来人在翻看她的眼瞳。

“怎么样?”

“是致幻剂……下得有点猛……打了针,睡一觉就好了……”

耳边的声音轻飘飘的,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手臂微痛,针管扎了下去,沈微的呼吸变得平缓,眼皮一耷拉,便昏睡了过去。

手机疯狂地唱起歌,沈微从睡梦中醒过来。逐渐清晰的视线,一一扫过周围的景物,发现这是陌生的房间!

她从宽大的床上爬起来,身体酸痛,四肢乏力。身上除了一件浴袍,什么都没有穿,从镜子里可以看到脖子上有一圈红印,她刹那间苍白了面色。

“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清亮有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

沈微吃了一惊,看了过去,看到男人高大的身影,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廉辛然穿着一身深灰色的休闲西服,斜靠在门边,额前细碎的刘海垂下来,侧脸有棱有角,非常好看。温暖的阳光从窗外折射进来,倾泻在他身上,锐利的面部轮廓线条变得柔和,少了一分咄咄逼人的气势,更容易让人亲近。

“廉学长,我,我怎么在这里?”沈微摇了摇头,有点头疼。

“忘了?停车场。”廉辛然走近几步,在床沿坐下,抬起她的脸,拨开她的眼皮,看了看她的瞳孔,见一切正常了才站了起来。

停车场?一时长昨天的一些记忆一股脑儿涌现出来,她握紧了拳头。

“昨天的事,我记得不是很清楚……记忆出现断片了。”沈微咬着唇说。

“你被下药了,是致幻剂。”廉辛然说。

那杯新点的咖啡!

*****

时长倒回到昨天中午。

“你好,梁先生,我是沈微。请问你想要一个怎么样的婚礼?”沈微是一名婚礼策划师,脸上带着职业式的微笑。

被称为梁先生的男子不自然地眨眨眼,脸上佯装出悲伤的情绪,说:“沈小姐,我女友时日无多了,我想给她一个童话般的美丽婚礼,浪漫温馨。”

“那你的女友有没有很喜欢的电影或动漫人物?”沈微问。

作为专业的人士,观察能力和理解能力不可缺少。眼前这个男子,说是有一个病重的女友,但他衣着整洁,精神饱满,完全看不出疲惫和哀伤,不像日夜照顾女友的模样。

梁先生顿了一下,思考了几秒才开口:“她喜欢爱丽丝梦游仙境。”

沈微提笔在记事本上记下来,这时服务员端着咖啡过来,脚上不知道被什么绊到,托盘上的咖啡竟然朝着沈微倾倒过来,沈微灵敏地侧了侧身子,还是有些许咖啡溅到她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服务员连忙道歉,拿着毛巾帮她擦拭。

哎,真是倒霉!

沈微在心里抱怨几句,去洗手间清理。出来的时候,桌面已经收拾干净,还有一杯新的咖啡放在她的位置上。

“沈小姐,我帮你重新点了一杯。”梁先生笑着说。

“谢谢。”

沈微准备继续和梁先生沟通婚礼的细节,但梁先生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抱歉一笑,说:“不好意思,沈小姐,我接个电话。”

沈微点点头,端起咖啡喝起来,没有注意到梁先生嘴角那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五分钟后,沈微觉得头有点晕,体温上升,她伸手轻轻拍了拍额头,不明白身体为什么变成这样子。

“沈小姐,医院那边有点事,打电话叫我马上过去,我们改日再谈吧。”

“哦,好。”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口干舌燥。她甩甩头,端起剩余的咖啡喝下去,打算唤回精神。

“沈小姐,我送你吧。”梁先生不等沈微答应,就强行拉起她,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沈微讨厌这个男人的接触,想躲开他的手,但身体发软发热,胸口像有一群群蚂蚁爬过,酥酥麻麻的,好难受。

身体出现了异样,让她意识到了危机。她抓紧衣襟,使尽全力甩开男子的手,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但不到几秒再次被抓住。

梁先生捏了捏沈微的脸蛋,咧着嘴说:“你乖乖点,就少受点罪,不然,别怪我……”边说边拖着她走。

沈微的意识开始涣散,她狠狠地咬住了嘴唇,泪眼婆娑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那是她的救命草!

“廉学长,廉学长,救我!”

梁先生连忙捂住她的嘴,沈微抓人,咬人,拼命抵抗,大声呼喊。

“廉辛然!”

廉辛然边接电话边打开车门下车,突然间他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凄厉的女声在空旷的停车场回响。他迅速抬起头,距离他二十米处,有一对男女在拉扯!

他蹙了蹙眉,挂掉电话,往前走去。

本文来自小说《婚迷不醒:男神宠妻成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