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那个野蛮生长的年代和你的不嫌弃

我是正统的八零后,出身纯屌丝,现在三十开外,混在北京也有十年了,连小有成就都算不上,但基本上有能力供房子养车子生孩子。

突然很怀念十年前的北京,如果把十年前的那个毛头小子放在现在的北京,然后再过十年,我还会有机会么?

感谢那个野蛮生长的年代和你的不嫌弃

十年前,我通过学校的招聘会获得了来北京一家酒店实习的机会,阴差阳错我被分到了该酒店的健身房,那次机会决定了此后十年我的职业选择。

第一年每个月只有500块钱,只能住宿舍,第二年工作转正,每个月有两千块钱,我租了一间地下室,这地下室有两层,我住地下二层,只有几平米,一个铁皮门,300一个月,房间里有那种很粗很粗的大管子,不注意就要碰到头,夏天地上会渗出水来。

但我至少有了一个私人空间,这个很重要。

感谢那个野蛮生长的年代和你的不嫌弃

每个月300元的房租,在酒店上班吃饭是不用另外花钱的,剩下的钱我会攒起来,加上年底奖金,正好凑够了我第二年报考高级私人教练的费用,那时候一次培训加考试,是我几个月的工资。

幸运的是我报名成功,并且顺利拿到了证书,这样我就可以从服务员转为私人教练了,工资也可以长上那么几百块钱。

在地下二层住了一年之后,我有了女朋友,两个人的收入放在一起也有几千块了,于是我们租下来一套公寓的其中一间房,现在叫群租房,每月房租八百,那间屋子小的吃饭都要在床上吃。

再之后,北京就要开奥运会了,大量的酒店开业,我也顺势换了工作,工资也小翻了一下,工作地点从奥运村改到了CBD,当年中央电视台那场大火着起来的时候,我在酒店健身房看的清清楚楚。

再之后,我们住过有几十个隔断间的群组公寓,有窗户的地下室,北京的大杂院,城乡结合部的违建小公寓楼,房租也从开始的300涨到了每月两千。与此相应的,我也从一个服务员变成了 一家公司的管理者。

感谢那个野蛮生长的年代和你的不嫌弃

某一天,我和媳妇说,我们去看看房子吧,也许我们可以买一套,于是我们开车去了北京六环外,并且凑首付买下了现在我们住的房子。

2017年的现在,我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合伙人,每年帮助几千人减肥,住在自己的小房子里,不用每天五点起床去公司上早班,不用晚上十点下班去追最后一班公交车赶回位于城郊的公寓。

反过来想想,那时候真的是野蛮生长的年代,几百块钱可以在北京的任何地方的地下给你一个容身之处,你可以拿到一次或者几次机会,如果你足够努力足够幸运,也许几年或者几个月之内,你就可以搬离那个地下世界。

重要的是你有机会。

当然其中肯定伴随着危险,毕竟地下室的本来功能不是用来住人的,要不说是野蛮生长呢,没危险怎么野蛮?

那时候的口号是“北京欢迎你”,不知道是不是对像我这样的人说的,但我可能当真的了,我留在了北京,虽然这些年也没觉得他多么照顾我,或者照顾我这类人,但他给了我若干机会,让我可以自己改变自己。

至少

他做到了不嫌弃。

当年和我一起留在北京的人,基本也有了自己的小天地,作为我们来说没时长抱怨什么不公平,我们需要抓紧时长抓住每一次机会让自己提升那么哪怕一厘米,经年累月,我们积累时长的同时也积累了其他的东西。

当然,如果我当时离开北京,也会会发展的更好,但一个见识不够能力一般没关系没背景还胆小的毛头小子真的可以做到么?还是说抓住每一次的机会更重要?

这一点来看,需要感谢北京,感谢那个野蛮生长的年代和他的不嫌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