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住院,为了凑够住院费,夏雪娆和这个恶劣豪门少爷做了个交易

父亲住院,为了凑够住院费,夏雪娆和这个恶劣豪门少爷做了个交易

时光回转,两年前

云天酒店顶层,99楼最奢华总统海景房内,夏雪娆被人钳制手腕,抵在门板上。

男人与女人的身子严丝合缝的熨帖在一起,室内的气温逐渐上升,暧昧的气息缠绕在两人之间。

只是夏雪娆眼底满是恐惧和害怕,而男人,布满阴霾的眸光里还惨杂着许多不耐烦。

“老实点。”他声音低低的,在夏雪娆耳畔低喃,声音有些冷,绕着寒凉的气息,喷洒在夏雪娆脖颈处。

夏雪娆一惊,颤抖的更加厉害,耳廓处瞬间被温热的呼吸包围,但男人周身散发的冷寒气息却又让她仿若置身冰窖。

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在她耳畔响起,“既然答应了陪我做戏,就把戏演好,认真一点,如果你敢露出一点破绽,答应你的钱,就没了……”

他似威胁的语气,让夏雪娆更加不知所措,只能配合着。

见她不再挣扎,黑暗中,男人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手指落在夏雪娆的脸上,慢慢勾勒。

晦暗不明的房间里,夏雪娆看不清男子的面容,却能感知他的呼吸,灼热滚烫。

她整个人被圈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下一秒,铺天盖地的吻袭来,带着强势霸道的危险气息,一点一点逼近她,几乎要把她吞噬。

“不要……”夏雪娆有些胆颤,唇齿间呢喃出两个字,抬手想要挣脱男子的怀抱,奈何他的胸膛像铁一样。

她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男人抵着自己的,那火热的情绪。

不多会,压着她的男人推开,松开她唇瓣的同时,还轻轻咬了一下,她忍不住嘤咛一声,这一声泛着酥麻的浅吟在静溢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暧昧。

她有些害怕,身子止不住的颤抖,整个人几乎要软成一滩泥。

腰上是男人的铁腕,紧紧箍住她纤细的腰肢。

听着她支离破碎的声音,男人掀了掀唇,唇线方浩一个浅淡的弧度,在这微凉的空气中愈发显得清冷。

他没有开口,只是低下头准确的舔上她的脖颈,唇瓣在她弧度娇媚的锁骨上留言,粗哑的声音低低的轻喃:“跟我演完这场戏,你要多少,都可以。”

若不是被人给下了药,又被严密监视着,他也不至于这般不理智,随便找个人做戏。

若不是因为急需那三十万,若不是父亲危在旦夕,她也一定会摇头拒绝这荒唐的戏码。

可是他们都不能拒绝,所以只能豁出去。

她把心一横,眼一闭,咬牙狠狠的说到:“一分都不能少。”

将初夜卖出这个价格,是有点太夸张了,她不得不谨慎。

男人似有不耐烦,面对女人的质疑,他没有理会,只是一把将她扛起,走到大床边,将她仍在床上,随后自己便立刻覆身压了上去。

“签字。”拿过文件递到夏雪娆面前,一支笔,直接塞进了她的手里。

夏雪娆来不及看,已经被他不耐烦的翻到最后一页,她没敢再犹豫,便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不给她疑问的机会,他便将文件收回。

由不得她反抗与挣扎,便开始动手扯掉她身上碍眼的衣服。

他随手扔出一张支票,拍在床头上,“希望你的表现,值这些钱,还有,记住你承诺的话。”

承诺?

夏雪娆还没想清他的话,便被他强硬的进入。

他冰冷的话语没有一丝温度,浑身的气息更是十分寒厉。

这一场银货两讫的交易,与她,此生难忘。

被男人彻底占领的时候,她的眼角有泪滑落,唇角细细呢喃一个浅浅的名字。

*

这世间有一种女孩,笑容永远暖如朝阳。

认识夏雪娆之前,陆斯然从不认为这世上有这样一种人,若是有,可能也就只是姜心菀那类女孩。

但夏雪娆却跟姜心菀完全不同。

她不是大家闺秀般的女子,但单纯快乐,她每次笑着的时候,容颜总是灿烂又炫目,勾勒的唇角酒窝深邃,特别诱人。

她像是永远没有烦恼一般,不管是礼貌的微笑、开心的大笑、娇羞的浅笑,每一个笑容都被她演绎的十分美好,让人单单只是看着,便觉得那是一种幸福。

阳光晴好,落入房间的大床上,整个房间显得凌乱,空气中还散发着暧昧的氤氲气味。

陆斯然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他熟地睁开眼眸,狭长的眸幽暗深邃,像星泽又像湖泊,总之深不可测。

看了眼周围的环境,是他昨晚入住的总统套房,但是空气中一样的暧昧气味却让他皱了眉。

思绪回笼,他想起了昨晚的情况。

他被老三下了药,所以找了她来。

想到这里,他有些懊恼的皱眉,拿过床头的电话,摁下接听键。

“爷,您昨晚去哪了,我都快急疯了,您没事吧?”江淮满脑袋冷汗,大BOSS失踪一晚上,他快被姜小姐逼疯了。

“什么事?”

“姜小姐找了您一晚上,现在还等在办公室呢!”

“姜小姐在星云国际?”陆斯然声音突然一冷,吓得江淮差点手抖把电话摔掉。

“对啊,姜小姐等了您一晚上了。”

“该死……”那他昨天晚上,睡得是谁?

他还以为,是姜心菀。

“告诉姜小姐我出差了,你直接过来云天酒店,你一个人过来。”

“好,我这就去告诉姜小姐。”

挂了电话,视线在空旷的房间里巡视了一圈,只剩下空荡荡的房间,那里还有昨夜火热缠绵的女人身影。

真是该死,他居然上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还跟对方达成了那种协议……

手指按了按眉心,陆斯然视线落在床头柜上,长指一伸,拿过那张纸条。

——先生,我们之前说好的价格是三十万,您多给了七十万,请把您的账号发给我,我会第一时长给您转账过去!

三十万?

看着床上那一抹血红,陆斯然轻笑,廉价的女人,真是给她占了大便宜了。

随手将纸条扔进垃圾桶,陆斯然起身准备去洗澡,只不过脚步有些迟疑,然后他鬼使神差的又回到床边,从垃圾桶里捡出那张纸条,随手放进了自己的钱包夹层里。

他突然想到一样东西,从枕头下抽出,那份合约,果然在。

看着签名上的三个大字,陆斯然陷入了沉思。

本文来自小说《一夜鲜妻:放倒狂傲老公》第二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我的书架》。

更多免费小说 点击《小说频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