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顾两家定下娃娃亲,不料周家大女儿与人私奔,只得用小女儿代嫁

周顾两家定下娃娃亲,不料周家大女儿与人私奔,只得用小女儿代嫁

这一日,天气晴朗,碧空万里无云。

老黄历上说,今日宜嫁娶、祈福、入宅,是顾周两家早在两个月前就敲定下来的吉日。

化妆师凌晨三点就来到了周家,周暖暖被人从睡梦中揪了起来,足足花了三个小时才把妆容搞定,而周暖暖也足足生了三个钟头的起床气。

换上婚纱后,周暖暖趴在梳妆台上睡着了,迷迷糊糊间,外面传来一阵声响。

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脸带歉意地说:“周小姐,实在抱歉,顾总临时有事,不能赶来,让我先接周小姐去酒店,他忙完了就马上赶来。”

周母脸色立马变得更黑了。

苏西也为难,如果新娘子不肯上车,他也不能逼着让她上呀,那这顾家的脸面可就全没了,虽然说这事情顾总也有不对。

房间里顿时一片肃静,良久无人说话,最后还是新娘子打破了沉默。

“到底还要不要去呀,不去我可回去睡觉了啊!”周暖暖伸了个懒腰,半夜就起来折腾,她现在还困着呢。

苏西脸上表情古怪,这新娘子也……太心宽了点。

周母咬着牙瞪了她一眼,然后笑着对苏西说,“没关系,没关系,工作也重要,也重要。”

既然这么说,那就是婚礼继续咯?周暖暖站了起来,往门外走。

这礼车也太多了点吧,一眼望去都看不到边儿,而且还都是一溜烟的世界名车。周暖暖眯着眼睛站在门口。

突然,街上一排几十个人拉开了礼花,五颜六色的亮纸遮挡了她的视线。

周暖暖回头看向苏西。

苏西理所当然地说:“有一些是顾总的朋友安排的。”

周母走了出来,看到门口这么大的阵势,本来还带着不满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前面是一排摩托车和黑色林肯开道,后面跟着百来辆世界名车,两旁是各种摄像机。

周暖暖坐在车上,双手轻抚着绣着复杂花样的裙摆,心里思索,不知道周婉婉知道今天的盛况后,会不会后悔呢?

酒店门口,是满满的宾客和记者,还有酒店一溜烟的保安阻挡着要凑上来的摄像头。

周暖暖也有些意外,这场面也太高调了,顾南岱就这么肯定自己会来?要是刚刚她不肯来,那他打算怎么收场?

苏西一路引着周暖暖进了酒店休息室,这才偷偷松了口气,这事情整得好像是他在结婚似的,正主儿都不紧张,倒是他这个特助最紧张。

还没在休息室坐定,就有人来催促周暖暖快点进礼堂,说婚礼已经开始了。

周暖暖伴着音乐,从礼堂门口走进来,

然而,直到婚礼进行曲已经播完,她已站定在神父面前,那个早该出现的男人却还没有来。

即便跳脱如周暖暖,此时紧拽着裙摆的双手也渗出了冷汗。

宾客都静悄悄地坐着,目光齐齐投向她,好像在等她做一个什么决定,她看到顾姨在焦虑的打电话,妈妈则旁边用眼神安抚她,心底突然冒出一句话,劝告自己,再等等。

倒是她面前的神父,不知所措地看着她,几欲开口,见顾姨在打电话,又犹豫着停了下来。

周暖暖突然觉得,他才是最可怜的人。

门外似乎有人?

周暖暖回过头,便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虽然逆着光,看不清脸,但周暖暖可以肯定是他。

他们一共见过三次面,说过三句话,每次都是一句姐夫好,三次见他,都是一身的西装,身姿挺拔。

今天也不例外,不过换了一身正统的黑色西装,身上冷冽的气势一点没变,反而显得更加凛然。

他大步得向她走来,脚步沉稳有力,丝毫不见紧张慌乱,在她旁边停下,开口道:“可以开始了。”

周暖暖在经过短暂的恍惚后,见他这么理所当然的样子,心里冒起了怒火,自己迟到了连道歉都不会说一声!

奈何谁也没有开口责备他,神父更是连问都不问,就直接开始致词。

周暖暖别扭地站在一旁,不肯靠近,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时,顾南岱突然转头,视线落到她脸上。

不期然地,对上他的眼睛。

他的表情淡淡的,看不见结婚的喜悦,也看不见有厌恶的情绪,而深不见底的黑眸里中,是自己身穿婚纱的身影。

周暖暖低下头,缓了一会儿情绪,默默地移动脚子向他靠拢。

“顾南岱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周暖暖为妻,与她同住,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

顾南岱突然打断神父的话,“我还有事,先交换戒指吧。”

周暖暖不可思议地看向他,潜藏的怒火被勾了起来:“你,你什么意思!”

坐在一排的周母也嚯地站了起来。

顾南岱自顾自自地拿出戒指,用力拉过周暖暖的手,给她带上戒指,“意思就是说仪式到此结束,今天开始,你就是顾家的少夫人。”

周暖暖挣脱不了,只能任他给自己带上戒指,顾南岱松手转身的瞬间,她就猛地脱了下来,用力掷到地上。

“顾南岱,你给我站住!”

在座的人也都被这场惊变吓呆了,直到顾南岱走出教堂,才开始嗡嗡地小声讨论了起来。

前排的亲戚家或起身围着顾姨,或跟工作人员沟通着什么。

再后来,周暖暖也记不清了。

只知道,迷迷糊糊得就来到了这里。

周暖暖趴在客厅的阳台上,望向外面的花园,顾家人说这里就是专门为他们结婚准备别墅,以后他们就住在这边了。

这栋别墅可真漂亮,此时已是深夜,花园里灯光点点点缀其中,微风徐来,瞬间把周暖暖心中的郁闷吹散了。

不来就不来,不来更好。

新婚之夜,新郎官却没有出现。

周暖暖也做不来那怨妇状,虽然整栋别墅只有她一个人。

门口停下了一辆车。不会是顾南岱回来了吧?

是苏西?

周暖暖看了半天,除了苏西,没见再有人从车里出来,心底顿时起了个念头。

“苏西,进来,进来。”她一边挥手,一边朝着在花园里的苏西喊。

苏西疑惑地走进客厅,顾总让他回来,看看这个女人住不住这里,他一停车,就看到房间里的灯是亮着的,便走了进来。

没想到,她真的住进来了。

本文来自小说《嚣张帝少爱妻如命》第一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我的书架》。

更多免费小说 点击《小说频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