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北方的秋天,枫叶漫天飞舞,鸟儿飞去南方,迎来的是冬天白雪皑皑,剩下的是都市的车水马龙和喧嚣。

如果你想要听鸟鸣声起床,住在小桥流水人家,看花听雨、焚香煮茶…

不如来这里,远离城市的繁华,临河而居,户户通舟,白墙灰瓦窗棂,和当地居民一样。——隐庐·同里别院


隐庐·同里别院的创始人,罗丁。

中国第一位完成达喀尔拉力赛的赛车手,从事建筑设计工作20多年。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隐庐·同里别院创始人,罗丁

他亲自选址了民国二十年建造的同里庞宅,是同里的文物保护建筑,极具江南明清民居风格和特色。

庞宅的原主人是庞元润,光绪三十一年,是当地资本主义的创始人。

罗丁请来了当今中国独立艺术家、著名室内设计师仲松先生担任总设计师,和跨界青年设计师庞喜担任软装及视觉设计。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著名设计师仲松

他们三位有共同审美追求的设计师,历时三年时长,打造了一处诗意空间。

2016年,隐庐·同里别院荣获“最佳隐士居所”奖。


位于苏州吴江区同里古镇三元桥北面,来到了隐庐·同里别院。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改造前的隐庐·同里别院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改造后的隐庐·同里别院

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表示对隐庐·同里别院的管家服务很满意,还特意在离店前跟酒店私人管家合影留念。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郎咸平和管家合影留念

进到院子里,是开阔的厅堂,迎客的松盆景,长的甚好。

后院是私密的客房空间,递进式的空间功能划分,完全延续了旧建筑当年的真实生活。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隐庐·同里别院厅堂外景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隐庐·同里别院门厅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隐庐·同里别院接待室

隐庐·同里别院,仅有5间客房。进入后,管家为你熏香更衣,一天的修心之旅从此刻开始。

清晨的阳光,由整面墙照进屋里,光影跃动,隐约看到院子里的管家在打扫,宫廷生活般的优越感,又不失现代生活方式。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有二十四节气私房菜中餐厅,在禅意的空间中,吃最地道的传统宫廷中国菜。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来到止语茶室及香室,一茶一盏中透露着情怀和热爱。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庭院里栽种的竹子,随处可见。还养了几只漂亮的鸟儿叽叽地叫,好像看到每一个人都很开心。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清晨,师傅带领大家打太极拳、八段锦,在吐故纳新间练身、练气、练意。

中午,享用24节气的养生餐,健康又惬意。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邀请中国传统京剧大师为客人表演,静心的同时,真正去体会中国式的优雅生活。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客人说,“隐庐·同里别院,深藏在同里古镇当中,走进其中才觅得别有洞天,精致的布置,顶级的床品,去形式感,不要符号化,无所谓主题,投止隐庐,荟萃斯文。”


“大隐隐于市,结庐在人境。” 正是隐庐·同里别院潜心追求的。一个充满中国传统美学、价值观和精神力量的避世之所。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隐庐·同里别院,不仅从建筑形态到室内设计,表达东方审美,更重要是将中国人完美的生活方式贯穿在整个酒店服务中。

身在俗世中,禅梦空人心,在江南水乡这家酒店,我只想卧床听雨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