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局长与酒店老总

旅游局的蓝局长喜欢玩寿山石,凭着勤学苦练,已修炼到看一眼石头就能估出真伪,用手一摸就能基本确定价值的境界。

最近,“石逸轩”的张老板知道蓝局长想找块石头做个印章,所以这天一大早,就让老婆把新进的石头摆上桌,约蓝局长来挑选。

“石逸轩”大厅正中的花梨木桌上铺着一层黑绒布,从左至右排列着许多寿山石,蓝局长一路看去,最后拿起了一块月白色的石头。这时,张老板明显愣了一下,头上冒出冷汗,他赔着笑,说:“蓝局长,这石头……”

蓝局长呵呵一笑,反问道:“怎么?张老板不肯割爱?”

旅游局长与酒店老总

张老板赶忙答道:“不、不、不,蓝局长果然好眼光啊,这是上品芙蓉石,极为稀有,我是跑遍了福建收来的。”蓝局长满意地点点头,让张老板把白芙蓉包起来。

张老板脸上又露出苦相,他的手有些颤抖,边包边说:“蓝局长,要说您要个什么石头做个印章的,我该孝敬您,哪里能收钱,可是……这是极品的白芙蓉啊,收来的时候钱不凑手,我还没结给人家呢。店子小,不容易啊……”

蓝局长听明白了,不耐烦地说:“你还给我哭穷啊?多少钱?报个数。”

此刻,张老板心里直怨老婆,若是几万块的石头,自己就当送个顺水人情,这下好了,败家老婆显宝似的把珍品往上摆,人家一下就顺走了。上百万的东西啊,这个狗官还真识宝啊。

半天,张老板才吞吞吐吐地说:“这石头我花了80来万,按市场价,得卖100多万,我就收您80万,您看行不?”

蓝局长哈哈笑起来:“瞧你那样儿,好像我要抢你似的,就按100万,待会儿我让人送钱来。”说完,拿着石头扬长而去。

张老板的老婆见老公接了个大单子,一脸欢喜。张老板脸色铁青,大骂老婆:“你说他一个局长哪有100万啊?眼看着百八十万的东西就搭进去了……”

不久,有人进来了。张老板一看,认识,是丽特酒店的郭总。

只见郭总拿出银行卡来,说:“刚才有人买了一块玉石,我来买单。”说完,痛痛快快刷了100万。他离开好久,张老板还没缓过来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丽特酒店目前是四星级,想再上一层楼,升成五星级,但流程卡在蓝局长那里。蓝局长下来“验收”了几次,鲍参翅肚带购物卡拿了不少,就是不肯在申请表上签上大名。郭总正不知如何是好之时,蓝局长通知他去买石头。郭总高兴坏了,别说是100万,只要能评上五星,500万都值。

半晌,张老板回过神来,脑子一转,又有了新办法。

第二天晚上,张老板又约来了蓝局长。张老板从保险柜里取出了一块石头,只见这块石头呈色如碎蛋黄,微透明,肌理玲珑剔透,石身布满细密清晰的萝卜纹。蓝局长一看,眼睛就直了。

张老板见他这副模样,心中暗喜。张老板微微一笑,说:“蓝局长,您懂的,这是田黄冻,田黄中的极品,这一块,价值500万。”

蓝局长是行家,早就看出这块石头的价值,他不断抚摸着田黄冻,连连说道:“对对,这就是田黄冻,产于中坂,十分稀罕,是列为贡品的田黄冻啊,好好好……给我包上。放心,老规矩,500万老郭会来买单的,不过印章嘛我只要一枚,原来那个白芙蓉我就还给你了……”

张老板心领神会道:“可以,我马上打给您100万。”

得了一块500万的玉,又得了100万现金,蓝局长心花怒放。张老板做成了这样一笔大单,也是乐开了花,他决定把拍马溜须进行到底,让蓝局长把田黄冻留下,自己为他找个好师傅,刻完印章直接送过去。

蓝局长一盘算,这又能省去一笔不菲的篆刻钱,满意地说:“张老板做事很到位啊,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

一周后,张老板拿到刻好的田黄冻印章,拨通了郭总的电话,让他把500万打到自己账上。谁知刚说两句,郭总便冷冷地说:“谁买的东西,你找谁付钱啊。”说完,“啪”地挂断了电话。

这是怎么回事?张老板赶忙打蓝局长的电话,可一直无人接听。张老板慌了神。这块田黄冻已经刻成章了,若是换个买家,得磨掉不少石料,起码损失100万。

不得已,张老板直接找到了郭总家。郭总还是那句话,谁买找谁要钱去。

张老板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打探到郭总与蓝局长之间的猫腻,便皮笑肉不笑地说:“郭总啊,你不是求蓝局长办事吗?人家蓝局长能让你升级,也能让你降级啊!”

郭总一听,乐了:“早几周,只要能把丽特提成五星级,别说500万,再多我也绝不眨一下眼。可现在啊,我不但不想升成五星级,还巴不得降成三星呢!”

张老板听糊涂了,哪有酒店主动要求降星的!

郭总只想快点打发走人,所以实话实说道:“这不,上面下了新条令,规定什么级别住什么星级的宾馆,这星级越高啊,能来的单位越少。你也知道,我这酒店主要就是靠公款吃喝,一旦升到五星级,就没人来了。再说了,那姓蓝的已经被关进去了,我还帮他付什么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