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我妈咪好吗?”萌宝眼泪汪汪,她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当妈

星辰国际酒店,坐落于临海城环海水域的七星级酒店,夜晚,这座高耸如云的酒店正散发着属于它的璀璨光芒。

酒店餐饮部包间内,一群年轻的男女正在举杯聚会欢庆,畅饮。

“你做我妈咪好吗?”萌宝眼泪汪汪,她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当妈

苏唯一靠坐在沙发上,面色潮红,显然也是喝了不少酒,因为今天聚会本来就是为她而庆祝。

“来!唯一!再来一杯!”李娜端着一杯啤酒坐在苏唯身旁。

苏唯一抬眼看了一眼浓妆艳抹性感的李娜,是她的同事,之前和她同一家公司做翻译,两人也同时去面试了南宫集团的翻译员,但遗憾是李娜没有通过考核。

而她则以最高分通过了南宫集团及其变态的考核,下周他就要去南宫集团正式上班了。

今天来聚会的同事也是之前在一起的工作的同事。

苏唯一摇摇手,醉眼迷离,“对不起,我实在喝不下了!”

李娜不满的说着,“说好的不醉不归,就最后一杯酒了,我都还没有恭喜你呢?来,拿着!”说时,将酒杯递到了苏唯一的手中。

苏唯一只好接过酒杯。

“唯一恭喜你能通过考核,而我也只能继续待在这破公司了,以后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我们这些穷酸同事啊!”李娜恭喜道,但是那双美瞳下的眸子闪烁精光。

“你做我妈咪好吗?”萌宝眼泪汪汪,她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当妈

“怎么会?以后大家还是朋友!”

李娜展露着笑颜,“那就好,来,干杯!”

两人碰杯。

苏唯一毫不犹豫的将杯子递送到嘴边,仰首,咕噜噜的喝下去,而坐在她一旁的李娜眼露狠色的看着苏唯一,烈焰红唇裂开了一抹阴鸷的笑意。

苏唯一今晚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苏唯一一杯酒喝完,打了一个饱酒嗝,放下杯子,正准备说什么时,突然脑袋一阵眩晕,一阵灼热的感觉瞬间袭便全身。

李娜赶忙放下杯子,扶着苏唯一,“唯一你怎么了?是不是喝的有点多了?我送你去洗手间洗洗脸吧!”

苏唯一脑袋眩晕的恩了一声,随即李娜扶起苏唯一,和同事打声招呼后,出了包间。

璀璨的灯光映射着金碧辉煌的廊道,李娜将手机拿出来,看着手中短信:送到2609号房间。

“你做我妈咪好吗?”萌宝眼泪汪汪,她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当妈

随即将手机拿好,眼露阴狠的看了一眼眩晕迷糊的苏唯一,暗狠着:苏唯一能进南宫集团的只能是我,你算那根葱!

因为那个人答应,只要她把苏唯一送到他床上,他就可以更换两人的成绩,让她进入南宫集团。

李娜将她扶进电梯,直达26楼,出了电梯,整个26楼很安静,因为层楼的包间都是顶级奢华,不是一般有钱人能住的起的。

楼道的尽头,白金色的豪华欧式双开门,李娜扶着苏唯一走过去,瞟了一眼标牌:2609号。

随即,将手放在门把上,门咔嚓一声打开了,李娜将苏唯一扶进房间,将她放在床上。

“苏唯一你就好好享受吧!”李娜狠声道,随即出了房间,关上门。

而此时酒店门口,一排黑色防弹保镖车阵势浩荡的停下里,随即一名保镖恭敬将中间一辆宾利房车门打开,一双程亮纯手工高端皮鞋踏出。

随即一抹高大修长的黑色身影出现在众人眼中,黑色手套,英式镶金边袖口风衣,胸前別着一枚洛可可风格的复古胸针,黑色的短发在夜风中徐徐吹起。

“你做我妈咪好吗?”萌宝眼泪汪汪,她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当妈

他就如同是暗夜王者,浑身散发着邪肆的狂,冰冷强大的气场令这夜风变得冰凉起来。

酒店经理恭敬上前迎接,垂首:“南宫少爷房间已经为你准备好!”

南宫少决琥珀色的双瞳冰冷的扫了一眼酒店经理,即使没有抬头的经理也感受到那道令人发寒的目光,不禁哆嗦了一下,随即他迈开那双修长完美到令人窒息的大长腿,踏上阶梯,朝着门口走去。

到了26楼,南宫少决朝着尽头的房门走去,拿着房卡一刷门口感应器,房门打开,进入了房间。

进入房间,刚走了两步,随手脱掉身上的大衣,丢到大床上时,站在床沿正扯开领带,看着床上的一幕,剑眉微蹙,冷眸一凝,显示着他的不悦。

“唔好热好难受!”苏唯一扯着自己的衣服在床上翻滚着,身前的大片红润诱惑的肌肤泄露在外,在配上她那张绝美的小脸蛋,饶是一个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扑上去。

但是南宫少决的眸光却变得越发的冰冷,周围突然冷凝起的空气,可以感受他此刻的极度不悦。

想要爬上他南宫少决床的女人不在少数,但是大多数都是有色心没有色胆,但是像眼前这个女人,不知道好歹躺在自己床上,她还是第一个。

“你做我妈咪好吗?”萌宝眼泪汪汪,她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当妈

真是不知死活的女人。

伸手到床头按下服务铃,而就在他刚按下服务铃,一双柔弱无骨的双手攀上了他的手臂。

一瞬间,苏唯一就像是深溺在大海中抓到了一根浮木一样,身体不自觉沿着手臂攀爬上去,动作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热好热!”呢喃的声音入骨酥心,被药物吞噬意识的苏唯一,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

感受着女人动作,南宫少决漆黑如黑曜石的双瞳更是冷的可怕。

“女人你在找死!”凌冽如冰的嗓音冷的可怕,却异常的好听。

但是此刻不受控制的苏唯一却只想要更加靠近他一点,完全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危险,还伸手开始去撩他的黑色衬衫。

南宫少决冷凝看着她,冰冷的目光像是可以将她射穿了一眼,随即毫不怜惜一把揪起苏唯一的后领,要将她丢出房门。

脱离床面的苏唯一,没有支撑,下意识的伸手环住南宫少决的脖子,不断的往他身上蹭。

“你做我妈咪好吗?”萌宝眼泪汪汪,她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当妈

“热好热!我……”

苏唯一就像是无尾熊一样攀附在南宫少决身上,瞬间一股专属她身上体香味扑鼻来,酒味夹杂着她身上的奶香味,异常的好闻,却也异常的熟悉。

这一刻,南宫少决竟然没有想要再推开她的冲动。

苏唯一细长的双臂紧紧的攀附着南宫少决的脖子,一仰首,就在南宫少决恍惚之间,一道火热的唇瓣触碰到了他冰冷的薄唇。

一瞬间,南宫少决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微张着瞳孔,他最恨的就是女人碰他的唇,但是这一刻他不仅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厌恶,反而冰冷已久的身体开始变得火热起来。

那一股股的香味不断传进他的鼻尖,撩拨着他的神经,感受着她柔软的身体,这种感觉竟然是异常的熟悉,如同四年前的那一次。

他想要要她。

“你做我妈咪好吗?”萌宝眼泪汪汪,她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当妈

而就在此时,门咔嚓一声打开,酒店经理和几名服务人员走进来,看着眼前喷血的一幕,瞬间惊呆。

这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有女人在这间房间里,众所周知南宫少爷不近女色,而且还有严重的洁癖,所以这间房间服务人员都是检查了好几遍。

顿时,酒店经理有种如临大患的感觉。

谁来告诉他现在为什么会有一女人在这里?而且她还不要命的攀附在南宫少爷身上,更可怕的是,她竟然吻着南宫少爷,这简直就是惊天新闻啊!

“南南宫少爷”经理哆嗦说着,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见南宫少决一声冰冷的怒喝声。

“滚!”

众人一溜烟的出去,心仿佛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南宫少决看着攀附在自己身上,不断扭动着身子的苏唯一,冷冽道:“女人这可是你自找的!”

随即将苏唯一丢到床上,栖身而上。

“你做我妈咪好吗?”萌宝眼泪汪汪,她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当妈

窗外月色正好,星光点点,夜风吹徐而进,却冷却不了房内急速蔓延的火热。

翌日,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南宫少决睁开双眼,露出那漆黑如墨的双瞳,阳光在他是双瞳下散开一抹耀眼的光芒,美的迷惑人心。

手臂绕过怀里的人儿,接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放在耳边,充满磁性魅惑的嗓音响起,“什么事?”

那边传来一阵胆颤害怕却也恭敬的嗓音,“少爷!小少爷不见了!”

话一落,南宫少决柔和双瞳瞬间凝冰,透着一股可怕的寒冷之气,即刻抽身离开,穿戴好,大步离开房间。

“啊”苏唯一看着自己光裸的身体,脑中闪过阵阵惊雷,偌大的房间内任然还弥漫着迷情的味道。

轻轻移动自己身体,她都能感受腿间的酸痛,这无不是在彰显着昨晚发生了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

脑袋快速回忆,聚会,喝酒,俊美的男人,拥吻,上chuang……

一瞬间,苏唯一明白了什么,她竟然再次被下药了,然后自己被……

“你做我妈咪好吗?”萌宝眼泪汪汪,她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当妈

“啊”苏唯一再次大叫一声,泪水多匡而出,谁也无法理解她此刻的感受?她好不容易才愈合的伤痛,竟然再次被撕开。

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样惩罚她。

就这样躺在床上,空洞麻木的双瞳盯着画着精美壁画的天花板,泪水如断线的珠子不断的滑落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唯一才缓缓起身,捡起衣服到了浴室,泡了热水澡出门。

苏唯一不要在想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这一辈子你都不可能在结婚生子了,你已经不可能在拥有爱情了,他已经订婚了,现在对你来说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下了电梯,就在她走到出门拐道处时,一时没有注意到,只见一道小小的身影急冲的冲撞了过来。

【想看续文的话,欢迎留言讨论】

【觉得还不错的话,希望点个赞,收藏一下,万分感谢各位】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抄袭必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